• 2009-04-02

    流年 (三) - [有关光阴]

    还是再回到九四年的暑假。

    提前毕业的哥几个相继分进了市包装设计公司,由于专业人员的填充扩张再加上哥几个自主独立的业务开展和运营,所以很自然在成立了广告公司,取名恒达广告。隶属包装总公司,其实就是一家子公司的性质。

    人员分别有蒋波,他是总公司老总的弟弟,但性格与我们比较相近,为人和善,早年也是学画出生,大家都亲切的叫他阿大,阿大很自然的成了广告公司总经理的角色。

    张永杰,师范美术专业毕业,随后去中央工艺美院深造,主攻环艺。从小与阿大他们一起出道,自信爆脾,但很重兄弟情谊。他是我大概在九一年左右我与大哥舟山一起混的时候就结交的,那时他还是个师范的学生。在恒达主管室内外装潢设计。很多年后他自建永杰室内设计公司,我在杭州帮他设计了VI

    刘召辉,宁波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自幼与阿大、张永杰混大,他在广告公司是个百搭,最不明确的角色就属他了。专业也派不上大用场,相当与一个办公室主管。此人颇木纳兼点可爱,于是我们都觉得他的性格和他学的土木专业密不可分,最大的特点是耳朵不是很灵敏,很多话再他面前都要重复几遍,这一点都让我们很抓狂,因为在他面前我们常常觉得自己是一只语言复读机。不久他与财务姑娘闪婚,这让我们瞠目,再不久与姑娘离婚,这又让我们结舌。

    郭峰,师专美术专业出身,当时在本地已是小有名声的画家。与阿大、张永杰、刘土木也是早有交情,因他在包装公司已经积累了点资力,画了N多的扑克牌故在广告公司充当平面设计主管角色。性格特点外表老实其实闷骚,曾经有过偷偷的拿十只螃蟹换舟山大哥的一盘毛片的历史污点,并被大哥传为美谈。此人在我还没有出现的时候算是个捉弄人的高手,现在的话叫喜好整蛊。

    周培军,杭州某艺术设计学校毕业,与小付和我同个学校,他们比我高两届,刚刚分回来,本来就打算好与兄弟们来一起打天下的。此人学的专业是工业造型,在公司既做设计又接业务,还要与远在河南的女友谈恋爱,算是最忙碌的一个了。他在学校的时候就充分展示了做生意的才能,也是学校最早一批拥有BP机的少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我与他在九一年玉皇山把酒结交。因个子比较迷你且牙齿长的较有创意,还挺富足,所以大哥赠其雅号:吃饱地主,当地话含老鼠精之意。他与前面几位也是早就相识,且都来自同一个小岛---六横岛。只是他们家那一片叫蟑螂山,我总觉得他的牙齿和他生长的地方是分不开的。

    小付,与吃饱地主同届,当时学校为数不多的几个外形与专业具佳的酷哥之一,在被吃饱地主游说下与他一起返乡创业。当时小付的毕业设计就是恒达广告的VI系统,被校长所钟爱,被学生所敬仰。我是在一年纪刚进校时常常看他习研吉他还和他一起高歌大佑的《鹿港小镇》后所臭味相的投。当时的小付酷似现在的许巍。他在公司名片的头衔是首席设计。

    九四年的广告公司要是有了这些个主创将领,别说在地方上,要是搁在杭州这在也是非常黄浦军校了。惹的当地红极一时的科艺广告公司老板寝室难安,频频过来探班。

     

    我的到来让哥几个都非常高兴,虽然只能呆二个月时间,但大伙儿似乎都觉得我早已是恒达的一员了。中午,大家在位于藤坑湾路口的一家饭店聚餐,用张永杰的话说是为我接风。

    当时我的角色是文案兼设计,当务之急是规划出一套恒达自身的文字理念和相对官方的对外文字系统。想在想来,那些文字都非常的假大空,但那时候大家都看的热血澎湃。总以为明天的明天都象自己写的那样都可以被我们一一实现,总以为理想与现实之间没有丝毫的分界。我的工作另外还要配合张永杰的设计图纸手绘些室内外的效果图,当时没有电脑软件,全凭手头工夫,有一台小型的喷枪已让其他公司眼馋不已了。还和吃饱地主一起搞过一个八宝粥的平面和包装设计,当是去椒江出差长途汽车要坐十来个小时。记得自己还设计过一个擦鞋纸巾的平面设计,客户天天坐在我的旁边监督着,一根接一根的给我塞香烟。

    空闲的时候就会想着如何整郭峰,因为吃饱地主已经被郭峰耍的叫苦连天,处于丈意,我要为地主平反。

    那天闲来无事,我拿着ZIPPO玩花样,偶然间看到桌子抽屉上挂着一把钥匙。于是就烧钥匙,烧的几乎快要红了为止。自己故意做着握钥匙的动作对郭峰说:郭峰,你说这明明是金属做的,为什么捏起来不像金属的手感呢。郭不信,说怎么可能。我说不信你来摸一下好了。郭峰嗖的过来一把捏住钥匙,就在他捏住钥匙的瞬间,我于心不忍的转过了头去。

    ……的一声。

    一次,画东西时打开一罐过期的颜料,那味道闻了让人可以几天不思茶饭。心想,机会又来了,因为无意得知郭峰最爱吃水蜜桃,所以自言自语道:呀,这颜料怎么有股水蜜桃的香味。过不出所料,又是郭峰嗖的窜到我面前一把夺过颜料狠狠的嗅了一大口,就在他夺去颜料的瞬间,我于心不忍的转过了头去。

    ……的一声。

    曾经被受郭大师凌辱过的民众无不欢喜雀跃。

    此后,每每郭峰欲整人时,吃饱地主就会面露笑意的说:我现在就打电话叫阿坤从杭州赶回来。

    暑假快结束的一天,我把大家叫到家里吃了顿饭,大家还说算是给我提前过个生日,我说这个生日难得的,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生日,我是农历润八月的生日,而每隔二十年才会润一次八月,那年我二十岁。

    这些弟兄们那样真切的出现在我年少的时光,让我充实,让我快乐,让我在成长的路上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去年和阿大在学院路不期而遇,那时他在给女儿奔波外语学校的事,很匆忙,没有细聊。但我已知道他在当地已是个行业的高手了。

    刘召辉一直没怎么碰面,据说他结了又离,离了又结。希望他身边有个稳定的复读机陪伴。

    张永杰前几年都还在联系,他的是内设计公司生意兴隆。

    郭峰在我老家对面开了个谷风美术设计中心,有一年我母亲生日,他买了一大束康乃馨替我送去,我顿时觉得当年我对他下手太狠了点。

    吃饱地主的终于取来了遥远的姑娘做老婆,女儿取名周末。公司叫阳光设计,已是当地最有名的装潢公司了。记得他在别人的毕业留念册上的写的志向是:当经理。

    小付九六年又回来了杭州,算是一伙弟兄里面最常见面的了,说是最长见面,一年就也两三次而已,他近来都在成都发展。昨天QQ我说晚上喝酒,我知道他刚刚看了我写的这几篇文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蒋波?好熟悉的名字!在人民北路的二楼,有一间蒋波工作室,是不是就是这位老兄?
    回复禾禾说:
    应该就是的吧,你认识啊~~
    2009-05-01 23:02:45
  • 故事还挺多的么.^_^
    回复微醉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2009-04-03 22:38:22
  • 怎么了这是,这几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可以变的这么勤快呢!.........等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