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5

    关于一次旅行的N个G点 -1 - [关于远行]

        前言 关于旅行


        Scorpions乐队的《Holiday》一直是我特别钟爱的一首歌,在旅行的时候没有比这它更适合心境的了。很多人唱过很多旅行的歌,很多人写过很多旅行的事,很多人说过很多旅行的话,但都说不出什么才是它真正的意义。当然,我也讲不清楚。要是能讲明白那就表明这次旅行是没意义的。陈小妞唱道旅行是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这显然很矫情。
        自从05年西藏回来后写了几篇貌似游记的文章后,在以后的出行里就再也没有认真的写过所谓的游记。游和记在我看来本身就是矛盾的,为了游而记或是为了记而游本身在出发点上就不纯粹,更何况真正的游记我也不会写。哈,就当是给自己找的脱词吧。这样会比较轻松些,别那么认真哥们儿,累的,很多事情都这样。

        1 关于行囊

        为了减轻负重,考虑再三还是没把三脚架装进背包。这对于一个专业摄影师来说是不可饶恕的罪恶,还好我不是什么狗屁专业摄影师。实际在后面的行程中验证了我这明智的决定。75升的包已经很大了,塞进所有东西后它像尼泊尔的鱼尾峰一样傲人。再一个随身腰包和一个摄影包,走起路来其它事情就基本不能自理了。要命的是回来的时候又多了一个大的旅行包,不过里面装了一个尼泊尔手鼓,很赞。
        成都转机的时候发现背包里少了两样东西,救身口哨和一个陪伴多年的水壶。口哨丢失并不心疼,因为我还有一项手指口哨的技能,远比救身口哨猛的多。(徒步结束,当时瘫在路边休息,一尼泊尔小孩冲我吹着口哨迎面而来,带着极强的挑衅意识,待他靠近,老娘劈头盖脸的给他一声猛哨,按刘炽的说法是:当时这孩子就失聪而回。)但是水壶的丢失绝对是个伏笔。五行少水,不详之意,后有叙。
        博卡拉徒步结束,包车回到住处。发现行囊又少了一样东西,赶紧追出门外,丹丹和零度正和向导商讨着费用问题,我拨开她俩说你们的事情先等等,然后冲着向导又是劈头盖脸的一声:我的拐棍~!就这样,徒步时立下汗马功劳的我心爱的登山杖正坐在那辆包车上潇洒的消失在了博卡拉。

        2 关于惊魂

        飞机到拉萨机场,停在了一个角落,透过机窗看到很多闪着灯的警车向我们包抄过来。然后上来一个警察,红着眼睛向我们喊到,赶紧撤离飞机,快!跑!在我跑下飞机的刹那,感觉身后就会随时爆炸。我们被撤到了安全区域,一群防爆警察背着一身奇怪的东西迅速上了飞机。过了一些时间,来了一个表情威严的家伙,说:杭州的另外八个,把护照缴上来,你们走不了了。我们傻在那里,开始偷偷的统一口供。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一个队员,矿产大鳄:水哥。因交际甚好,在去往机场的大巴上结识了一个在尼泊尔做医药生意的人。托运行李的时候那家伙超重了,于是就把另一箱东西拜托给了水哥,水哥想,反正同一架飞机去同一个地方也无所谓,到飞机上再把行李票给那家伙就是了。谁知道,那天同一时间去加德满都的不止有我们一架,还有一架是加班飞机,而那家伙也不知道他们坐的不是同一架飞机。
        飞机上,由于水哥前天晚上吃了成都的串串火锅过于猛烈导致括约肌严重失常,频繁的上起了厕所。每上一次他都仔细的搜寻一遍叫他托行李的家伙。后来他和我聊了起来,说什么什么的回事,没想到坐我旁边的是个空安便衣。空安直接汇报了空警。空警过来详细盘问了水哥,说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了,因为你不知道你托的行李是什么,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又是国庆期间,又是去拉萨的飞机。按常理飞机必须返航或迫降,可我们的飞机已过了返航路途,而且附近也没有迫降机场,所以只能硬着头皮飞去拉萨,要是中途有问题,我们全部立地成仙。空姐的脸色开始骤变,空警的眼睛开始发红,我们旁边几个听到点风声的乘客开始发问,而水哥在我个应鸣的恐吓下表情开始发僵,身体该软的全都发软。而我和应鸣微笑着送给水哥的宽慰话语是:你完了,你要连累我们了,你惨了,下飞机有80几条藏獒饿着等你呢。
        没想到实际比我们想的还要严重,排爆结束后,水哥被警车嗖的一下带走,隔着车窗,哥几个看到了他脸上挂着括约肌般难以形容的表情。
        后来警察说,你们还算好的,叫水哥托行李的那班飞机已经快到尼泊尔了,然后又紧急返航。等查过行李,盘问过两个当事人后,我们几个也能放行了,这时,已在拉萨滞留了几个小时,同机的人恨的我们不敢恨为止。(此时有一人正想汇拢我们又想和我们划清界限)
        事后大家说,我丢水壶就意识着我们将丢下水哥。前兆啊。

        3 关于徒步

        相对与同行的另几个朋友而言,我也不是一头地道的老驴。充其量是一个喜欢到外面走走看看的人,但如果正让我上,估计拼着老命也能到最后。尼泊尔旅行最精华的就是徒步路线成熟,每年吸引世界各地的登山客在十万以上,虽然这个数字在和杭州比起来简直是少的不可思议,但要知道,那毕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啊。而且多数人对于旅行的意思并不是去吃苦。我们分了两对人马,我、董总、许放、丹丹、刘炽、零度,走的是为期4天的小环线。应鸣、小薛和蒙大股走的是为期8天的ABC路线。我们在一天后分开,各自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开始的小环线有点像杭州的十里锒铛,特别是配上零度同志徒步还要带天堂小阳伞的杀千刀造型。她这一奇特的造型直接的导致了其他人咬牙也要走的快点的拼命精神,只要能和她拉开距离其他都好说。
        他们都说,来尼泊尔徒步就是来征服自己的,来超越自己意志的。还说,越走到后面的几天越是超越自己。可是,为什么我在第一天里就超越自己很多次了,因为涅盘来的比较早,所以让我有一种当天就想延着原路下山的冲动。
        走在或爬在乱石或台阶上,看着或瞥着风景或人,眼神伴着急促的呼吸常会恍惚,恍惚我不在尼泊尔而是童年时去往杨梅山的路上。因为那些植被树丛灌木雨露芳香虫鸣鸟叫汗水放屁等等都有一种隔世的熟悉。
        和不同奇形怪状的人种打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招呼,哈喽、么西么西、纳嘛斯代、可尼几哇、洒哇迪卡、你好啊、死鬼老、傻逼哎⋯
        被太阳暴晒后又被汗水腐蚀的皮肤开始冒起一片片水疱,就像雨后的蘑菇一般。然后水疱变成白色,再干掉,再与其他的干水疱连成一片,在扩散,然后起一点皮,再轻轻一揭,好大的笛膜。
        尼泊尔之所以是全世界最经典的徒步路线,全因它路线之成熟。从两三天的小体验到几个月的自虐型路线全部都有,什么小环线、大环线、ABC线路、EBC线路等等。后来在奇旺碰上一个刚从EBC回来的浙江老乡,他说EBC沿路上有很多简易的土堆,其实就是坟墓。是那些徒步时过于劳累或高反时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而长眠于异国深山的各地徒步客们最后归宿。

      (待叙⋯..)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小瞧我,拼命和我拉开距离,哈哈,最后不还只有我和许放爬POON HILL 的山顶了。
  • 格只包买错的~
  • 片片呢?好企盼啊!
  • 回来了?
  • 我觉得您拍照片儿的精彩程度不亚于您码的字儿!
  • 你完了,你要连累我们了,你惨了,下飞机有80几条藏獒饿着等你呢。


    我笑的肚子痛啊...
  • 呦~回来了啊。奶奶的怎么不直接上图啊。不过文字也可以的。飞机上的事情太强了!
    期待。。。。
  • 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