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20

    也看《行草》 - [有关现在]

        在杭州会跑去演出的人说明了两点,一,演出的营销做的不错。二,被饱饭撑饿的人很多。而我应该属于第三类的--在兼顾前两点的同时还抱着一种刘姥姥的心态。以前老师对我说,好奇是知识的萌芽。这借口很好,我打算用它一辈子。
        散场的时候很有意思,和看完电影出来不一样,看完电影大家都笑呵呵闹轰轰的或笑或哭或互相谈论,一个个都是影评人的模样。《行草》散场后大家都相安无事的静且闷骚着,成群结队的也像是吵了架一样的各自小心翼翼的保持一种凝固的神情,让人难以琢磨。还是有个胆大的女人在我身后怯怯的问她身边的男人:你看懂了吗?男的不答,反问:你呢。女人说:好像看懂了,但我真不知道这样的舞蹈有什么意义,这就是高雅吗,这也太高雅了吧,还不如看场越剧呢。如果林怀民听到了这样的观后感不知是做何感想,心里不知道是会流血呢还是流脓。但我相信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
       
        如果简单的从舞蹈演出的惯用眼光去看,《行草》显然是不够好看的。舞美、灯光、音乐、服装、舞姿,简单的就象白纸黑字,但又恰是它的吸引之处。最难得的是它会把你带进思考,每一单元的变换,随着灯光、投影、音效已经舞者的编织,都更象是一场综合艺术的抽象梳理,不思考也难。林怀民对所有的环节都做了深刻的剖析,所以才能把整个舞蹈没有去具象的表达,这样的表演要是一具象就失去了冥想的空间,那还不如去看老太婆的剪纸舞来的唯妙。
        说白了,书法只是林大师强加的一个卖点或是一件夹衣罢了。因为舞动本身就象行草,有流动感、有神韵感、写意感,所以他还有《行草2》、《狂草》什么的。  有本事你弄个楷书舞蹈让我看看,估计也就和打坐差不多。所以这就不难理解那些强行修饰的方形灯光面,说起来象一张四方的白纸,或是在我看来有点画蛇添足的书法投影,说起来是从中舞动的精灵,就是让受众更觉得有书法的韵味,一切皆为卖点服务嘛。就象有时候我们做标志设计一样,有些时候确实在先有了图形后在去追加一些外在的说辞。再加上这处出舞蹈本身就是以海外市场为主的,鬼老们在这方面还是容易迷惑的,整点书法啊印章啊一类的元素就会朝你竖大拇指一样,比如我们的奥运标志。

         在80分钟表演里面我除了瞟了几眼刺眼的安全通道灯外,视线几本没离开过舞台,全黑的舞台设计加上强功率的白色灯光,不到半小时就把眼睛看的生疼。最后我还是肯定了这场舞蹈表演,一切只为表达的简单,而这种简单恰恰是剥离过的、复杂后的。
        个人觉得有几点做的还是比较出色的,比如音乐。整场音乐基本以大提琴为主音,偶尔穿插写激烈的鼓点,穿插些合成音效,做的比较到位。有时候命题创作往往比随意创作要难。再一点就是舞群的编排也做的比较好,常以不对称不和谐还有比如静和动、混乱和规则的对比来展现大的统一和谐,这比我们看奥运开幕这样的以整齐统一来展现和谐要有美感。有了音乐听觉上的点线面、动态舞蹈上的视觉布局、个体舞动上的特点以及一个相对冷僻又带有文化外衣的主题,再加上强大的商业包装,结果就是雅俗通吃了。
       

        只是我觉得《行草》确实在情理之中,但也没在意料之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