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27

    候德健 - [有关光阴]

        侯德健在唱《归去来兮》、《龙的传人》时,罗大佑在干什么?罗大佑还在医学院上学,写《闪亮的日 子》刘文正作情歌,沉吟于风花雪月。而侯德健已在真切地感悟生命中深深的悲悼。现在我们惯于将罗大佑视为开启了台湾流行音乐的人,惯于将《之乎者也》视为 台湾流行音乐的第一张重量之作,惯于将台湾流行音乐的重量集于罗大佑一人,文化关怀、社会良心,抗议、批判、反省、思考,以为都是从罗大佑开始的。纵观这些年,我深深地感到侯的存在已被人们完完全全地忘掉了。  
         比如说,人们都知道罗大佑的《未来的主人翁》,而谁能知道侯德健也有一首名字一模一样的《未来的主人翁》;人们都知道罗大佑改编了王洛宾的《青春舞曲》, 又有谁知道在侯德健那里还有一首改编得更惊人、气势上更磅礴的《青春舞曲》?  
         在用音乐思考的道路上,侯德健是第一个启程的人。之后我们看到了罗大佑,在他身上有侯德健孤独的、淡淡的影子。
         侯德健虚与委蛇的历史,他辗转于两岸的反复,都使人对他的真诚深深地生疑,太容易把他看作一个首尾两端的人、一个政治上的摇摆者、一个风派人物。但谁又了 解他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呢?如果我们深入那些歌曲,离开那面太简单化太容易变形的政治哈哈镜,我们或许会依稀抚摸到那颗敏感执着又矛盾重重的心。侯德健是狂热的,梦想的,冲动的,不安的,是这一代虚幻的理想主义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热爱信念却又没有信念,坚守理想而理想的内部却空无一物。

        1990前一年春夏之交,谁是最后一个离开天安门的人? 侯德健。所以,他更完了。

        候德健写下这段话是80-82年,收录在他84年的《 侯德健作品》。02年大陆有再版过,只是砍掉了《龙的传人》和《龙的传人续篇》两首歌。下面这首歌好像有好几个名字《你和我的明天\歌词1983\我们都曾经年轻》,因为不涉及什么内容所以汲选其中篇章。

    ......
    曾经有一天早已记不得是哪一年
    我们开始喜欢说从前
    说起从前仿佛没好远
    想要说清楚却又怕没时间
    说从前
    天 总是望不穿的天
    路 总是走不尽的远
    想要的总得不到
    却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抱怨
    那时候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那时候我们只知道拼命向前
    那时候我们的汗水曾经比海水还要咸
    想当年我们曾经一起过河也曾一起渡桥
    说从前我们曾经一起上学也曾一起坐牢
    我们都曾经一齐东征西讨
    也曾经就快要一起走到
    想当年谁不是为了理想而理想
    说从前谁愿意为了抬杠而抬杠
    想起当年谁又不是
    站在不同的立场望着相同的方向
    说到从前谁又愿意
    只是为了不一样就拼了命的不一样
    回想起当年
    没问完的问题很不少
    只是到如今
    还需要答案的已经不多
    关于我从何处来要往那哪里去
    关于可去不可去能来不能来
    关于有与没有以 及够与不够
    关于爱与不爱以及该与不该
    关于星星月亮与太阳
    以及春花秋月何时开
    关于鸦片战争以及八国联军
    关于一八四0以及一九九七
    以及关于曾经太左而太右
    或者关于太右而太左
    以及关于曾经瞻前而不顾后
    或者关于顾后却忘了前瞻
    以 及或者关于究竟哪一年
    我们才能够瞻前又顾后
    或者以及关于究竟哪一天
    我们才能够不左也不右
    一次再一次永远总是
    同样 的故事演了再演
    一次又一次永远总是
    同样的叮咛劝了又劝
    就这样一遍接一遍
    总有一天
    我们会把所有的栏杆拍遍
    只 是不知道那究竟要等到
    哪一年
    哪一月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掠影欧罗巴5 2012-05-27
    掠影欧罗巴4 2012-05-27
    掠影欧罗巴3 2012-05-27
    掠影欧罗巴2 2012-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