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15

    粤语歌曲 - [有关怀念]

     

     

    中学时,听齐秦的《狼I》、《狼II》,瞬间倾倒。

    在班上基本还在传唱《血染的风采》、《黄土高坡》等歌曲时我被一小撮同学围住给他们哼唱了《空白》和《花祭》,从此奠定了江湖地位。

    不久后杀出一个程咬金王同学,总在课间放纵高歌,矛头直逼小生我。而且唱的还是当时风靡一时的香港电视连续剧《秦始皇》的主题歌,记得第一句是:大地在我脚下,国权操于手中,哪个敢再多说话...。而且王同学总是在我无意间靠近他的时候开唱,还唱的双眼紧闭青筋暴露又脸红脖子粗为止,这绝对是一种挑衅。按常理,只要班上有一人开唱,总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同学会一起跟唱,尽管被人家起了头的跟唱是一件很土的事情,但那时候咱不是还小嚒,有热闹可图自然不会放过。可这《秦始皇》的主题歌是一首粤语歌曲啊,哪个敢轻易张口。于是乎王同学在那段时间过的如鱼得水风光无限。

    不久,此厮成了我的同桌,我常常在安静的课堂上把他逗得哈哈大笑而且是很难止住,当先生和同学瞥去愤怒又诧异的目光时,我也会道貌岸然的转过身向他投去愤怒的神情,有时还会故作天真的追加一句:烦死了,人家书都看不进去嘞。此言寄出,先生看他的眼神就更凶悍了,同时先生又流露出对我的同情。一般这个时候老师也还会追加一句:王××,你学学旁边的曹××,人家上课多么认真。厮还在止不住的笑,还转头来看了看我,我急忙躲开他的目光,只有我知道,他嘴在笑,眼在看我,可心却在流血。我就是这样常常报复他,杀人何须用刀,我要让他笑着死。我叫你大地在我脚下!我叫你带爹在我个哈!

    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家继续听《狼II》,这一次我听的更认真,歌词封套也看的仔仔细细,后来很狗血的发现那是一张盗版磁带,因为封套上两个很大字并不是齐秦,而是齐泰。最终我确认那是泰山的泰,不是秦始皇的秦。

     

    不久,班上转来一位新同学----林厮。厮留寸头,配以方脸,两条眉毛长的跟陆小凤似的。林厮平时学科成绩甚好,尤其是理科,基本挂在前三甲,每当考试临近总有众多小厮殷勤献媚,偶尔也包括我。一次课间,就我们俩在教室,一向不爱说话的他突然在离我半丈的地方抬头高歌:既然说过深深爱我为何又要离我远走海誓山盟抛在脑后。我承认当时我听到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歌词的速度与精准,那气宇轩昂的神情,牛逼的跟魂斗罗通关一样。他说这首齐秦的《原来的我》是他的最爱,他常听我哼哼齐秦的歌他也嗓子痒,所以在没人的时候是在是憋不住了。空荡的教师里,我俩久久的四目相对,像两个迷途的士兵找到了同伴。

    几天后,班主任决定重新调整座位,本着一个优生带一个差生的原则我们竟成了同桌。之前被我搞的一蹶不振的王同学语重心长的告诫了林同学要小心我提防我云云,林同学哈哈大笑两声说:放心,我不懂粤语歌曲。

    座位调整的后果是相当喜人的,考试再也没人不及格了。当然一场试考下来有近半数同学的眼睛还是瞥的有点小酸。班级里一派欢歌笑语欣欣向荣,某厮还跳上讲台大唱: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迎着欢乐又和谐的气氛,上面决定开一场联欢会。

    在众多姑娘们的喝彩与尖叫声中林同学的《原来的我》唱的缠绵悱恻柔情万丈星光四溢。我暗自清了清嗓子紧张又期盼的等待着鼓点落到我处。鼓声又一次响起,塑料小花已离我不远,姑娘们的目光齐刷刷的向我投来,压轴大戏即将开唱。在离我还差两个身位的时候,不料又杀出个程咬金----张厮,厮死死拽着小花不传,直到鼓声结束。

    “我为大家唱一首粤语歌曲,陈百强的《一生何求》,咳咳...呵唉... 咳咳(咳死你),狼虐那火油,回头多修过臭......压身活口(冷暖哪可休,回头多少个秋......一生何求)...... 压身活口...... 压身活口......当时我脑子里一直盘旋着这几个压身活口。

    “接下来我再为大家唱一首《今宵多珍重》,咳咳...呵唉... 咳咳(妈的今宵咳死你!),......放哈受水,更修成内多正中(放下愁绪,今宵请你多珍重)......

    如果是电影手法,此处会这样处理:掌声笑声喝彩声谢谢大家声渐渐淡出,同时增强混响效果,镜头失焦,晃动,一个个笑脸模糊、扭曲、拉伸、变形,再慢慢清晰,混响减弱,镜头准焦,对准我,停留5秒,在推出字幕前先打出几个字:江湖告急,我奥特了。 

     

     

    如今听歌也成了偶尔的事,更不会像当年一样拿着歌词反复的听着A面和B面时不时还倒带快进的听到眼红毛绿才大呼过瘾。更要命的是我还大言不惭大逆不道大摇大摆大手大脚的和儿子一起听着诸如大红大紫的周杰伦之类的小歌还摇头晃尾巴的乐到大风大浪一般。

    抽烟已被我修炼到了最高境界,不论牌子,能冒烟就行。看来听歌的境界也快到家了。怎么该怎么该,不给力啊~!

     

    风雨的街头招牌能够挂多久,爱过的老歌如今记得的有几首......

     

     

    后记:

    之后我学的第一首粤语歌是许冠杰的《沉默是金》。

    中学时我有过四个同桌,叶氏、王氏、王厮、林厮。

    目前为止分别是:叶氏离婚在家,王氏一直未嫁,王厮当了警察,林厮保送清华。

    看来王厮以后是不敢整他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玉皇又寿宴 2008-09-15

    评论

  • 个小歪呐,贼噶洼宁啦!
  • 有时还会故作天真的追加一句:烦死了,人家书都看不进去嘞。
    哈哈哈~!
  • 我们是同行。偶然发现一块好地放。写的真有意思。好笑。关注。